<address id="trprp"><strike id="trprp"></strike></address>
      <p id="trprp"></p>
      <noframes id="trprp">
      <track id="trprp"></track><pre id="trprp"><ruby id="trprp"><b id="trprp"></b></ruby></pre>
        <address id="trprp"></address>
          <ruby id="trprp"><strike id="trprp"><var id="trprp"></var></strike></ruby>

          這屆年輕人真敢……

           

          五百年前,葡萄牙航海家麥哲倫率領著船隊邁出了全球航海的第一步,在浩渺無垠的大海上,他無數次暢想著世界的模樣。

          六十年前,前蘇聯宇航員加加林乘坐東方一號飛船駛離地球,完成了世界上首次載人宇宙飛行,在那短短的108分鐘里,人類第一次從太空中看到地球的全貌。

          遠方,宇宙,未來......人類在此之上的好奇心和探索欲,從未停歇。

          進入21世紀,人類社會邁入高度科技和現代化的時代,技術成為人眼的延伸,智能設備成就著更豐富的冒險。

          五百年過去,人類依然在以想象和創造為第一驅動力,不斷打開自身認知的維度和邊界,其中,基于VR技術所誕生的系列應用便是至關重要的一環。

          新時代的青年人,正在以勇氣與熱忱,探索著用VR重塑與改變世界的可能。

          01“住在月球上的男人”

          ——聚焦VR短視頻創業的95后三劍客

          去年冬天,一個名叫“開普勒星人”的抖音賬號橫空出世,僅在去年12月份一個月,便漲粉170萬。

          這個號稱“住在月球上的男人”,吸引了眾多年輕人的目光。在他的賬號中,你能看到月球人的生活日常:刷短視頻、追熱點甚至學跳劉畊宏的“毽子操”。

          一條條“大開腦洞”的視頻,讓開普勒星人的真實身份更具神秘性。

          實際上,正如短視頻所呈現的風格一樣,“開普勒星人”的背后正是三位先鋒大膽的年輕人和一支正在蓬勃發展的團隊。

          “用技術的方式來做優質內容”,“開普勒星人”的三位創始人平均年齡僅24歲,都是深圳大學的畢業生。

          陳瑞生、李鍇濱和趙俊明,作為團隊初創時期的主力展現出了截然不同的性格特質,這些差異性構成了創作可能性的基礎,也使得他們成為創業之路上最為得力互補的伙伴。

          (三人新疆旅游,結合《侏羅紀世界3》靈感生成的創意合照)

          團隊三人中,李鍇濱總有著天馬行空的想象力,當初EDG(電競俱樂部)奪冠,全網追逐熱點時,他和趙俊明想出了呈現月球人對EDG奪冠反應的創意,很快便成為爆款。

          這種將腦海中的創意付諸實踐的嘗試,要追溯到李鍇濱的童年時期。

          小學六年級時,李鍇濱自學了Photoshop。那時,他常常把小黃人P到自己肩膀上,又或者P一張自己與鋼鐵俠的合影,正是這些孩童時期看似簡單、普通的快樂,激發了李鍇濱后續不斷學習包括3D軟件在內的一切新領域的熱情。

          在“開普勒星人”的賬號中,你能看到非常逼真的中國空間站、國際空間站,無一例外,這些都是通過CG技術實現。

          (開普勒星人在Pico上線的VR短視頻“我國空間站有多大”)

          這也是目前制作全景視頻的主要方法之一,即通過3D建模技術搭建出一個虛擬場景,再添加各種角色動畫及物體動畫來豐富視覺效果,有極高的創作自由度。

          在影視行業,此技術已經被大規模使用,但在短視頻領域,陳瑞生坦言,“對于平臺的絕大部分創作者來說,它的技術門檻還是比較高的。”

          團隊中,主攻技術實現的便是趙俊明。 “俊明是一個在技術領域非常專注和投入的人,帶領團隊不斷探索更為前沿、高效的內容制作技術。”

          而有過多家頭部公司工作經驗的陳瑞生,在團隊管理和商業實現方面則有著自己的思考,他的存在也讓整個團隊的“根”更穩了一些。

          “后來瑞生加入,幫我們規范化公司一些東西的時候,我才真正有了我們在創業的感覺。”李鍇濱笑著說。

          基于三人扎實的技術儲備和內容創意,“開普勒星人”接下來的的幾條視頻都精準踩中了熱點。

          短短二十幾秒的視頻中,那精美的畫面、逼真的呈現又讓無數觀眾感到仿佛這個“住在月球上的男人”不僅真的存在,還和地球人有著一樣的喜怒哀樂,過著一樣火熱的生活。

          這份視頻中傳遞出的溫度,或許來自于“開普勒星人”背后屬于這三位年輕人的真正火熱的青春創業故事。

          結緣于大學校園的三人,曾有過共同的社團經歷,“我相信大學社團中的那種情誼,是很不一般的。”

          他們曾經主導拍攝了2018年深圳大學的畢業影片,“往年都是找專業團隊做,很容易流于形式而缺乏真情,那年作為在校生,我們將很多真實校園故事融入了影片,大家都很有共情。”

          少年意氣從不缺席。畢業各自工作之后,“想要一起做點事”的想法卻從未消退。李鍇濱和趙俊明對內容創作的熱情,加上陳瑞生對于商業本身的興趣,三人一拍即合。

          今年年初,瑞生正式加入了“開普勒星人”,并著手組建團隊。作為初創團隊,第一項要做的事就是吸引人才。

          然而最初的招聘卻稱不上順利,很多覺得十拿九穩的面試者最后都沒有選擇入職,“可能因為我們目前規模不大、大家覺得小團隊不穩定等各種因素,這確實會給我們很大的挫敗感。”

          新興的團隊與前沿的行業,疊加起來便是巨大的不確定性。陳瑞生感謝所有給予信任的伙伴,他相信,在不遠的將來,VR可以為人類的安全與美好的實現提供更多選擇,

          “VR還可以落地很多有意義的應用,VR類的內容也可以讓更多普通人去體驗到一些在現實中可能需要很高金錢成本或門檻的一些事情。”

          不久前,他們還將自己的兩條VR短視頻投稿給了Pico(VR品牌)。

          (登上央視新聞的大飛船看神舟十四號對接視頻,VR版本已上線Pico)

          “VR短視頻的沉浸感,絕對是不一樣的,但能發展到怎樣的程度,還需要硬件方和內容創作者更多地去思考。”

          過往每一次的技術變革都在改變著世界的樣貌,而當人更多地擁有創造、利用技術的能力,塑造時代面貌的主動權自然將交還到“人”自身。

          VR技術便是這波新時代浪潮中,迎面而來的洪流。

          陳瑞生、李鍇濱和趙俊明一如在前沿領域開疆辟土的青年三劍客,在技術和想象力的新世界中自由冒險。

          他們似乎相信,在“開普勒星人”的世界中,在月球種菜刷劇都已不是問題,VR的未來也決將不止于此。

          02“VR是能讓人共情的設備”

          ——VR沉浸式內容的先鋒探索者

          沉浸式內容的知名制作人,Hugh Hou(侯曉宇)從事影視拍攝行業已有將近20年的時間。

          他不僅是全球VR領域的專業人士和先鋒創作者,還是VR領域的布道者和培訓師。在社交媒體Youtube上,他持續地分享關于沉浸式技術和 VR 電影制作方面的專業知識,吸引了幾十萬的訂閱者。

          作為VR領域的持續深耕者,Hugh Hou還曾在特奧會擔任VR拍攝顧問。通過為VR拍攝者提供培訓,Hugh Hou也正讓越來越多的零基礎的拍攝者體會到全景攝影的樂趣。

          這20年,他眼看著技術進步給社會帶來的改變,這些改變,包括好的和壞的。

          一方面,網絡的便捷讓人們得以快速獲取信息,社交媒體的興起讓更多普通人得以記錄生活、參與視頻創作。但另一方面,快餐文化的盛行讓人們的注意力更為分散,對于好的內容,人們變得愈加失去耐心。

          Hugh時常思考,怎樣才能讓技術更好地幫助人們專注和沉浸,而不是掠奪與吞噬?

          2016年8月28日,“火人節”拉開了序幕。成千上萬的狂歡者趕赴美國內華達州的沙漠進行為期8天的藝術創造和另類生活。

          Hugh和兩位朋友也在這次狂歡的準備之中,但臨到節日前夕,其中一位朋友,卻出了車禍,腿部嚴重撞傷。

          (火人節現場)

          這場三人一起期待了整一年的狂歡,卻被這場意外打破??粗笥丫趩实哪?,一個強烈的想法在Hugh心中升騰起來,“把火人節帶回來到醫院給他看!”

          讓在病床上的朋友也能感受到活動現場的歡樂,成為Hugh的心愿。他試著用相機記錄下來一切,但技術難度卻是客觀存在的事實。

          彼時,Hugh尚未對360度全景電影做足夠多的研究,盡管最終效果并不算成功,這次經歷卻極大地啟發了他,可以用360度全景拍攝和VR的呈現技術來幫助大家彌補遺憾,記錄歡樂。

          后來,Hugh開始嘗試在音樂節上拍攝360度全景電影,通過技術方式,現場的聲光氣氛得以最大程度的保留,通過VR頭顯觀看時,朋友們感動得一塌糊涂。

          摘下VR頭盔時,Hugh看到很多人的眼睛有淚光閃爍,“我從來沒有看過任何媒介形式能夠有這樣的效果。所以,VR真的是一個讓人共情的設備。”

          快餐文化時代,當各種平臺都在以對“短平快”的內容企圖吸引眼球時,VR卻能夠讓用戶花更多的時間完全地去投入到場景和故事之中,在Hugh看來,“VR能夠幫助創作者講好一個故事。”

          在拉斯維加斯的賽車現場,Hugh將相機放在駕駛位旁邊,將賽車打破吉尼斯世界紀錄的時刻完整記錄了下來。

          通過VR視頻,觀眾可以身臨其境地感受到時速高達89英里的車速,體驗到宛如賽車手第一視角的“爽感”。

          這VR視頻在全網獲得了超過240萬的瀏覽量,“這就是VR的神奇之處,我們能夠通過視頻捕捉真實的生活鏡頭,同時你也可以創造一種游戲體驗,這是虛幻的統一,類似3D的游戲引擎設計。”

          作為一項新技術,VR在各個領域的應用價值也正在被持續探索。在哥斯達黎加熱帶雨林,Hugh就曾拍攝過一部關于蜘蛛猴保護的VR電影。

          “哥斯達黎加本土的雨林是世界上生物多樣性非常豐富的地方,蜘蛛猴是屬于瀕危物種,但一直有人在偷獵他們,因此當時就希望通過AI技術能夠抓到當地的偷獵者。”

          Hugh把這一切細節都紀錄在了他的VR電影之中,“在AI技術的基礎上,通過電鋸與蜘蛛猴聲音來檢測模型,最后根據各種數據信息,在哥斯達黎加科學中心進行處理,從而及時去現場阻止偷獵者。這種技術是很棒的,是真正在保護我們的環境。”

          基于在VR領域的多年深耕,Hugh的努力被越來越多的看見。他曾接受知名VR品牌Pico的邀請,在北京做了一場關于VR技術的演講。

          “我認為Pico在VR社交內容方面做更多深耕非常有意義,因為技術與社媒平臺相結合之后,就有了內容的橋梁,這將是非常有趣的。”

          (Hugh在Pico上線的VR短視頻“3000米雪峰速降”)

          在未來,Hugh正計劃在VR領域做出更多不同的內容,包括歷史和藝術。

          “實際上,我們之前發布了一個名為《波士頓》的內容就是這樣,以VR的形式告訴大家歷史故事。”

          第二個方向,是關于“藝術現場”的記錄和營造,“我以前的視頻內容就有關于燈光秀、DJ舞臺等比較現場感的東西,以后我們會和更多的藝術家合作,因為VR拍攝是可以把現場的一切鏈接起來的,可以用技術為藝術家們提供虛擬空間。”

          創作出能以VR技術實現的敘事性劇本,也令Hugh十分向往,“這是我們以前沒有嘗試過的。”

          隨著設備技術的進步,一些全景相機甚至自身自帶5G VR直播解決方案,高便攜性使得設備更加適用于戶外場景,也減少了安裝和人力成本。

          在音樂會、在海邊、在山頂,Hugh帶著全景相機記錄并拍攝下一切,并嘗試開啟5G VR直播,在探索前沿的路上,Hugh將依然步履不停。

          (Hugh在Pico上線的VR短視頻“鯨鯊會吃人嗎?”)

          03 “足不出戶,感知美好”

          ——“美好世界的虛擬碎片采集者”

          在社交媒體上,祁思陽已經粉絲過百萬,單條視頻播放量近7000萬。

          十年前,現代廣告之父 拉斯克爾的人物傳記《不做總統就做廣告人》首次問世出版,影響了一代年輕人的職業選擇。

          其中就包括90后的祁思陽。高考報志愿時,他選擇了廣告專業,而后又遠赴美國學習傳媒與電影攝影。

          對于祁思陽來說,和拍攝的緣分來自于初中時家里的第一臺數碼相機。

          那臺小小的相機,打開了少年祁思陽的豐富世界,他開始嘗試用攝影的方式記錄下身邊的日常。

          祁思陽至今還記得他第一次看到“小行星圖片”時內心的震撼感。

          那是2015年,一組由俄羅斯攝影師拍攝的作品,“一張照片里我可以看到所有方向的景象,而且他最終呈現出那種球形,有一種很獨特的視覺體驗和美感。”

          他當即自問:我是不是也能嘗試拍這樣的作品呢?但當時的祁思陽,一沒經驗二沒設備,看著那些酷炫的全景視頻,他一時不知該從何下手。

          當時的無人機尚無拍攝功能,祁思陽只能嘗試把GO Pro綁到無人機身上,隨著無人機飛上高空的鏡頭在天上打轉,待落地后再用拍攝到的視頻截圖去一點點拼接,直到拼出一張360°全景照片。

          第一張照片的成功嘗試,徹底打開了祁思陽的創意之門,他開始在波士頓瘋狂地飛無人機,最終成功完成了大概一百多幅波士頓各個地方的全景作品。

          (祁思陽拍攝的“小行星”作品)

          當VR爆火之后,祁思陽第一次通過VR頭顯看到了自己的作品,那短短的幾秒鐘內,身臨其境的感覺令祁思陽久久難忘,現實中的美好,就這樣在VR的世界里被“復刻”了。

          捕捉更多的美好、記錄下這個世界更多的瞬間,成為了祁思陽最想要去做的事,他開始想成為一個“美好世界的虛擬碎片采集者”。

          疫情之前的幾年,祁思陽一直在嘗試拍攝不同的城市、風光作品,這些現實中存在的美麗刻印在他的記憶中,通過線上作品又傳遞給了更多人。

          而往往,創作者在打動他人之前,須要先打動自己。

          拍攝夏威夷的海島星空圖時,祁思陽花了整整三個晚上。

          每晚拍攝時,祁思陽都要不斷觀察天氣狀況,觀察天空中云的流動,“其實它的云在不同位置也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所以很多時候,你拍出來才知道是什么樣的感覺。”

          漫天繁星和銀河,周邊的建筑與沙灘盡融于一幅攝影作品中,借助VR技術觀看時,人們發現僅僅是大自然本身,就足以美到震顫人心。

          疫情以來,人們仿佛失去了曾經那個可以自由行動的世界,那些無法觸及的美景,令人遺憾。但借助新時代的技術呈現,人們得以在VR世界中重新接收感動,“足不出戶,感受美好”。

          目前,全景視頻的制作有大致兩種方法,一種是像開普勒星人利用軟件或者游戲進行全虛擬制作,類似于3D建模做動畫。

          第二類則是像Hugh常常使用的方法——通過全景相機進行實拍。

          這類相機裝有2-8顆朝向各個方向的魚眼鏡頭,通過這些鏡頭同時拍攝視頻,能采集到周圍360°的視覺信息,而后再將各視頻畫面進行拼接,便能得到一條全景視頻。

          隨著全景相機日益達到消費級水平,普通人也可以越來越多地可以嘗試全景內容創作,成為全景創作者。

          在以Pico品牌為代表的VR行業的快速發展下,祁思陽對VR未來的發展也呈樂觀態度,“目前我們體驗到的平面全景內容其實只是冰山一角,VR全景可能是一切視覺創作的最終形態,一起探索它的無限可能吧。”

          開普勒星人、Hugh與祁思陽三位創作者,無疑也是萬千VR視頻創作者的縮影,他們的作品極大豐富了VR視頻生態。

          通過這些優秀的VR作品,將會有更多人接觸并愛上VR,拓寬VR行業的可能和前景。

          近日,Pico發起了“創作者激勵計劃”,將挖掘和扶持一大批像開普勒星人、Hugh、祁思陽一樣優秀的VR內容創作者,將更多的美好與神奇,以新技術手段呈現給每一位認真生活的普通人。

          誠然,頭頂的星空與遠處的落日同樣迷人,當看到更瑰麗的景色、更多樣的遠方時,人類感知到自己的渺小,卻也更珍視當下的可貴。

          VR等新技術手段的存在,讓我們有繼續看向前方,看向遠方的機會,讓人類這一目前已知的智慧族群擁有著持續關心遙遠世界和浩渺宇宙的自由。

          如哲人所說,哲學與浪漫均始于仰望星空。

          VR便是一扇窗、更似一葉舟,將在有限的當下,以無限的可能承載你我,通抵未至之境,暢達心中未來。

          文章來源于《最人物》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關鍵詞:
          Av在线网页

              <address id="trprp"><strike id="trprp"></strike></address>
              <p id="trprp"></p>
              <noframes id="trprp">
              <track id="trprp"></track><pre id="trprp"><ruby id="trprp"><b id="trprp"></b></ruby></pre>
                <address id="trprp"></address>
                  <ruby id="trprp"><strike id="trprp"><var id="trprp"></var></strike></ruby>